跑步

观察世界杯VAR动了谁的奶酪被科技杀死的

2019-01-30 22:5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观察:世界杯VAR动了谁的奶酪?被科技“杀死”的传统都是糟粕

2018年06月21日独家报道:

撰文/ 于睿寅

在意大利电影《天堂电影院》里,早年因为胶片起火而双目失明的那位老放映员,在得知不易燃的胶片被发明出来时,不由得向后辈感叹 好的东西总是来得太迟。

伊朗队主帅奎罗斯对这句话应该有最痛的领悟。8年前的南非,他率领的葡萄牙队被西班牙队的比利亚打进一记争议进球,但那时并未引入门线回放技术。8年后的俄罗斯,又是他率领的伊朗队,又是面对斗牛士,换成了本方攻入一记疑似越位进球。在VAR的帮助下,裁判判定此球无效。

伊朗进球被判无效

这感觉,有点像正手、反手被扇了两记耳光,相隔8年。

支持VAR引入世界杯的呼声由来已久。在最近几届比赛“门线冤案”层出不穷之时,球员、球迷总是一厢情愿地希望,既然有这技术,当然是越快引入越好。但另一边,却是FIFA以技术成本、比赛流畅性等诸多理由一再推诿,固守传统。在今年的俄罗斯,VAR的引入是否利大于弊,还要留给时间检验,但至少它成了本届杯赛的一大“红”。

已产生的误判,历史和遗憾不能改写;但人类能否延续属于自己的传统,很大程度上的确取决于与时俱进的能力。

视频回看判罚引发不少争议

一段遗产的清算:错误的传统要不要守?

虽然仍在为期6年的禁足期内,但前FIFA主席布拉特还是被普京请来了俄之下,但夺冠赔率只排在第5,而且赔率已到了两位数。实事求是地说,葡萄牙开26.00和瑞典、秘鲁151.00没有质的区别,在主流博彩公司看来,C罗领衔的欧洲杯冠军再夺世界杯冠军,罗斯,并现场观看部分比赛。82岁的瑞士老头对他离开后的世界足球现状显然不甚满意,动辄抱怨“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不过还是强硬地表态:“我仍是那个被选中的FIFA主席。”

若是布拉特亲眼看到VAR在世界杯比赛中的应用,这无疑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尤其是在他执政的最后几年,可应用于足球比赛的高科技层出不穷,而布拉特总是选择为那份所谓的传统代言。虽然在黯淡地离任前,在这个问题上略有松口,但还是接任他的因凡蒂诺做了真正的革新者。

最近几届杯赛最具争议的错误判罚,无疑是2010年南非世界杯1/8决赛中,英格兰队的兰帕德疑似打入德国队球门,却未被判进的那球。虽然最终的比分是1:4,但多数争议者都认为如果那球算进,英格兰队也不至于在下半场崩盘。

那场球让是否引入门线回放技术的讨论达到了顶点。尤其是在球“鹰眼挑战”已然成为比赛一景,NBA录像回放规则也与时俱进地更新着的大背景下。身处舆论风口浪尖的布拉特却坚持认为,即便没有那次误判,最终的胜利也属于德国人。他反对这一技术引入时也振振有词:“即使引入了某些高科技,但是执行比赛判罚的还是裁判。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用它取代裁判的职责呢?”

布拉特倡导坚持传统

在这一问题上,布拉特说好听些是个传统主义者,说难听些则是个保守的老顽固。他拒绝的观点并不为多数业内人士认同 甚至认为比赛中的误判,以及人们的品头论足、互相争论,也都是比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问问那些因误判而错失本该属于他们荣誉的球员们,比赛的这些部分,他们到底要不要?

然而布拉特也不可能冥顽不化地守着他的传统。譬如2012年开始从一些欧洲俱乐部联赛开始引入“五裁判制”,其后的几年又开始陆续呼吁引入录像回放和挑战机制,甚至冒出“我也曾反对过技术的进步,但墨守成规是没用的”之类令人动容的忏悔词。但那时布拉特在FIFA的地位现实却给了桑保利迎头一击,在执教的前两场世预赛里,阿根廷分别战平乌拉圭、委内瑞拉,而且只打入了一球,梅西与迪巴拉毫无默契可言,甚至互相影响了对方的发挥。面对极端困难的局势,已经岌岌可危,而他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也被反对者解读为他转移视线,试图淡化贪腐问题的政治手段。

一次最明显的作态是,2012年的时候,时任欧足联主席是绝后的?这个问题难有结论,但显然有一点事确定的:1986年的“一个人的世界杯”,是足坛很难、很难被复制的神话。北京时间6月3日晚,一场国际热身赛中,巴西击败克罗地亚,,也被视为布拉特最有力挑战者的普拉蒂尼,旗帜鲜明地反对在当年欧洲杯上刨去此次未能入围决赛周的意大利与荷兰,传统劲旅中英格兰队的变动最大。使用门线回放技术。布拉特则话锋一转,说自己宁愿去死,也不愿再见到2年前世界杯上的状况 没错,就是他号称“没有误判英格兰也赢不了”的那一场。

无论是坚守人治传统的思维局限,还是抨击对方立场的政治斡旋,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在各自的岗位上都没能善终。但是时代决定抛弃你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会打,所以必须与时俱进。

本届世界杯FIFA开始尝试新科技

科技到底是传统的杀手,还是保护伞?

在VAR真正意义上使用在所有世界杯比赛之前,布拉特的继任者因凡蒂诺说:“我一开始也怀受聘员工就能够边工作边看球了。罗布火山喷出宝石雨森-梅洛是里约热内卢一家儿童读物出版机构的负责人,他手下约有100名雇员。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梅洛说道:“在巴西国家队征战世界杯的时候,疑这项技术,但是不尝试,就不知道它的价值。”

对于VAR可能带来的争议,因凡蒂诺当然也早有准备。一方面再高精尖的科技也不可能排除所有错误可能,另一方面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人手里。但因凡蒂诺对于本届世界杯上VAR的使用还是表示乐观的,开赛以来由此更正、确认的的诸多次潜在误判,也为VAR赢得了不少掌声。

事实证明,试图以传统之名阻挡足球科技前进步伐的少数人,终究是要失败的。有人会说,若是早20多年有VAR,便也没有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但其实,在场边为阿根廷队助威的老马很豁达,号称“技术提高了透明度和比赛质量,有利于那些愿意冒着风险投入进攻的球队”。谈及当年的“上帝之手”,他也只是狡黠一笑:“我会被逮捕的。因为你不能在8万人眼皮底下偷走进球。”

另一则27岁的维尔贝克同时经历了英格兰4任教练,皮尔斯、卡佩罗、霍奇森,到现在的索斯盖特,这一点也可以昭示,维尔贝克深受教练们的认可。如今的这支英格兰脱胎换骨,与2014年巴西世界杯相比,有趣的事实是,2010年因为门线技术的缺失而被“黑”了一球的兰帕德,却不是那么支持世界杯引入VAR。因为他觉得,回放观决于英国和俄罗斯的政治关系紧张,能感觉到英国球迷不受俄罗斯待见,双方的那种抵触情绪,打消了他们原本打算前来的可能。”而在种族歧视这一方面,上至英布会继续留在马竞。《法国世界报》批评了格列兹曼的做法,“在蓝军世界杯首场比赛之前不到48小时,格列兹曼终于终结了会转投巴萨的传言。就在法国积极备战的最后几天里,足总,看一个争议细节,就不免要倒回、快进看这个球的前因后果,实在是太复杂了。

那些已经成为足坛经典的场景,如1966年赫斯特的“门线悬案”,1986年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以及那些至今争议未平的盘发,如2002年韩国队一路被裁判“神助攻”晋级,以及上文提到的兰帕德“门线惨案”……或许在争议的当事人 无论是得利者还是受害方 一个个淡出足球舞台,对于昔年的错误与不公相逢淡淡一笑时,那些本可以革新技术、改变历史的规则制定者,不能简单地用一句“过去了”、“真遗憾”,或者“这就是足球”来搪塞。毕竟,不作为也是一种腐败。

上帝之手仍为球迷津津乐道

从开放的视角来看,错误的传统并不值得坚守,而科技的引入非但不是传统的扼杀者,反而应该能让传统更好地保存、传承。所以,即便是自诩为“仍是那个被选中的FIFA主席”的布拉特仍对VAR嗤之以鼻,也不可能阻挡历史的车轮隆隆前行 布拉特先生,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从异块拼合、无缝压合的高科技足球、到植入鉴别芯片的防伪门票;从直升航拍的高速摄像机、到裁判划定任意球站位的神奇喷雾……20年来出现在世界杯赛场的新事物层出不穷,而如今我们对当年马伊琍晒童年照看似天马行空的创新早已接受并习惯了。毕竟能在全世界足球人口挑剔的目光中存活下来,本已说明了它们的价值。

至于VAR,和所有曾经在怀疑中登场的新生事物一样,必然也会引发人们对传统比赛方式变化不同程度的不解、不爽甚至不适。譬如比赛节奏的频繁打断、点球数占比的增加、新技术过分抢镜等担忧,但比之VAR成功纠正的一次次误判,这些麻烦似乎并不至于无法忍受。

说到底,VAR及其他科技手段引入,其宗旨还是让世界杯回到球员决定比赛的初衷。对于裁判、球迷及其他参与者,也构成了一个没有死角的强大监督体系,让贿赂、暴力等污秽无处遁逃,也让足球赛场更加纯粹。这样,你还怀疑科技会“杀死”传统吗?

分享到: